門外北風吹得正勁,

「碰」我關上大門,

「請隨我上來吧。」男主人說道。剛剛跨著石級而上的我大氣籲籲,村屋的路不好找,頂著寒風繞了一大圈才找到目的地,我趕緊調整呼吸,不能讓客人看到紊亂的一面。

開門迎接我們的是一位女主人,她面容憔悴,但是眼神看起來是接受了現實。屋內彌漫一股寂靜的氣氛,四眼張望終於發現一張精緻的小床,上面躺著一具動也不動的小狗,這就是我來的目的,把牠從主人身邊接走。不久他們問起來小狗後續的過程,大人們聽著聽著都明白了一切,隻有那小孩歪著頭還是不明白,

「為甚麼小狗會去世了呢?」

他問,我蹲下身看了看他,原來剛剛的小孩哭聲由他而來,

「小朋友,狗狗去了別的世界生活了,」

目光投向那副還有微溫的身軀,「你看,小狗閉上了眼想念著你,不如你也閉著眼告訴我,你看見牠了嗎?」小孩閉上眼,小小的眉頭皺著,像是要把小狗的模樣刻在腦海中。

「別要再問了,你要所有人都不開心嗎?」

女主人突然發話,男主人把他拉進房間,小孩不知道生死,但是那人類與生俱來的情感讓他知道小狗再也喚不起來的悲傷。房間內哽咽又起,是時候帶走小狗,我輕輕托起牠的身軀端詳,毛髮的亮麗彷彿溢著主人悉心的照顧,誰又捨得這麼可愛的家人不帶一聲道別離去?深深鞠躬後,我們帶著牠離開了。

 

屋外北風凜冽不饒人,我們謹慎地保護著,希望小狗的餘溫不至於被寒風消散,那屬於往日家裡給牠的餘溫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